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

凋谢

花开,就有花谢。
人来,当然,也有人去。
这两天,影剧圈先是伊丽莎白泰勒走了,昨天又传来邓光荣去世的消息。
他们都是我同一个时代的人,我看着他们的电影成长。虽然他们并不认识我,但是他们曾经在我年轻的生命里留下痕迹,在我的记忆中伫脚,想到他们的逝去,也颇觉依依。
几个老朋友见面,说起逝去的明星,很是惘然。难过他们的先行,也感觉自己正往同一个方向去。人生的规则如此,还是打起精神好好过手上的每一分钟。像樱花,灿烂的开;潇洒的走,自己美丽,也把美丽留在别人的记忆里。

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

快乐的一天

一早起来就到旅馆楼下进早餐。没想到在咖啡厅门口就被拦截了。服务小姐说,根据记录,我只有明天能享用,今天没法招待。我想问帮我订旅馆的朋友是哪里出错了,但是想想一大清早为了一个早餐打电话扰人清梦有点小题大作,不如自己出去走走,一方面当散布寻幽,一方面找地方吃东西喝咖啡不是也不错嘛。
果然离开旅馆没五分钟,就看到高朋满座的咖啡店。咖啡店门口有一档卖生熟蛋和烤面包,这真是正中下怀,我马上就走进去,找了一个两人座,点了咖啡稀,加上面包鸡蛋,花了三块六毛,吃得好开心。在旅馆我也是吃这些东西,在外面换一个环境,又是一个人,觉得新鲜有趣,这样开始一天,我好高兴。
中午在菩提独中为学生和老师连讲了两场。站了四个小时,说了四个小时,说不累是骗人的。不过有机会跟同学老师交流,也是一乐也。讲完下台,我对朋友说,好想去按摩。她马上给我安排。按摩之前,带我吃了尖堆和槟城叻沙,哇,感觉太棒了。身体舒坦了,肚子也饱饱的。觉得该享受的都享受了。
但是快乐的一天还没有到尽头。智慧传来了郑小强第二本的封面。看到他的新造型,兴奋的很。一天之内,有这么多开心事,我觉得好幸福

2011年3月24日星期四

紧张

早上要搭九点五十五分的飞机去槟城。
七点二十离开家,我想时间应该绝对够了。
我从梳邦机场上飞机,如果不堵车,二十分钟绰绰有余;不过早上是上班尖峰时间,又加上清晨下过一场雨,就算要花一小时在路上吧。那么八点半,我可以在机场的咖啡店喝杯咖啡,吃个早点,丈夫要送我,我们就两个人利用这个机会在外面来一个“别开生面”的早餐吧。
丈夫欣然同意。为了有充裕时见享受咖啡,他说我们还是付费走高速公路吧。我想就是不考虑早餐,想到吉隆坡可怕的交通,为安全起见,花点小钱也比较安心。
没想到才过收费站,车子就不能动了。平时塞车还是蜗步,慢慢前行;可这会儿是完全不动。十分钟过了,二十分钟过了,半小时过了,我们还在原地。丈夫说,我们走错路了,走不付费的联邦大道可能还好。我说,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,只有慢慢等。
又等了十分钟,来了一辆警车,从车缝里往前行。黑暗中有了曙光,不久之后,车子稍稍动了一下,可是距离有限。我看时间九点了。给槟城的朋友打电话,告诉他我可能上不了这班飞机,紧张气愤担忧的心情慢慢消失了,剩下的只是有气无力的观察窗外的动静。
终于看到了端倪。
一辆大罗里翻覆在路旁!我替那位司机的生命安全祈祷,也替排长龙的所有驾驶加乘客松了口气。绕过了罗里,丈夫"虎“的驾车往前冲。他说,看看飞机公司给不给你上吧!
结果九点半到了柜台,小姐笑容可掬的给了我座位。我回头一看,后面还有七八位气喘吁吁赶着来的男男女女。至于还有没有没赶到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
搭乘飞机这么多次,这次是最惊险的。
不过,想想就是没赶上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就搭下一班吧,不赶生意,不赶开会,不赶上课,干什么那么紧张呢?

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

良药

今天我对自己说,我非得把它拍下来。
这一碗黑不啦叽的,看起来恐怖,吃起来更恐怖的中药,我吃了整整三十天。要是再把早晚各一次算上,那么过去一个月,我可好好喝了六十碗。
俗语说,良药苦口。这药良不良,我现在还不知道,不过它可的确苦。苦,就算了,偏偏还要喝那么一大碗,感觉真是受罪。
从小身体不好,我练就吃中药的好本事。从前没有哪一个中医给你把要煲好,然后给你真空包装,让你一包一包的喝。那时候,看完医生就得到中药铺去抓药,抓好了以后,放在瓦煲炭火上慢慢煲。当药味一出,整个房子弥漫的都是药材的酸苦味儿,还没吃,就让人想逃。
我妹妹就是闻中药闻怕了,因此小小年纪时就发奋图强,锻炼身体,立下宏愿说长大绝对不要吃中药。她果然如愿以偿,到现在不要说中医,连西医也赚不到她的钱。因此看我吃中药的苦相,她都眼泪汪汪。让我反过来还要安慰她,真是好玩。
唉,其实我也应该感恩了。现在中药不用自己熬,拿回家热水温温就可以喝了,如果有药粉,再搅和一下也就大功告成,比起以前方便太多了。不过我还是贪心,希望以后还可以改良的更好,把药汤做成胶囊,一吞了事,我想应该会更受欢迎。

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

快乐


快乐怎么来?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答案。不过因为快乐给人的感觉很好,所以不管它是怎么来的,大概都没有人会排斥快乐吧。
可是事实并不如此。心理学家做了调查。他说,他问过很多人,如果世界上有一种机器,只要喜欢,它就可以刺激大脑,让人产生快乐的感觉,他想大家都会对这机器趋之若鹜吧,可是答案却是否定的。因为人并不单单只是要享受这种所谓的快乐的感觉而已,人更在乎的是“这个感觉必须是经过自己努力去赢得的才会觉得香甜。
所以一些人以为通过血拼,肉欲,毒品,赌博,烟酒.,大吃大喝...会让自己快乐,但却发现短暂的发泄和满足,最后得到的是空虚,甚至沮丧。而通过做好事,爱人爱物,产生的快乐,却是长久的,而且更容易让人心满意足。
心理学家说的没错。我自己就确切感觉如此。物质的满足,只要一得到,快乐就消失了,可是心灵的满足,哪怕只是悟出一个道理,帮人做了一点小事,或是得到亲人朋友的肯定,鼓励,却是深刻而且长久的。
快乐来自于外在的少,反求于心的多;快乐来自于照顾别人的多,关爱自己的少。那么要怎么求快乐呢?
你说。

2011年3月18日星期五

欧阳

欧阳是我一位盲人朋友。
每当我极度疲倦的时候,会去盲人按摩中心按摩。欧阳就是我在那里认识的朋友。
欧阳个儿不高,头发剪得短短的,看起来很利落。事实上,她的动作不受视力的局限,也很利落。
每次看到她,我都觉得很阳光。因为她活的十分有劲儿,而且乐在其中,让我深深折服。
有一阵子,她说她很忙,忙着学空手道,柔道,后来又参加残障运动会,东飞西跑,几乎置正业于不顾。
后来跌倒受伤,不能跑跳,她参加合唱团。不过由于她天生舌头短,发音不十分清楚,倒是受了同团团友的一些批评。她跟我说,很想就这样放弃了,不再唱歌,但是老师鼓励她留下来。老师说,只要你不特别突出你的声音就没问题了。她说她反复琢磨这句话,觉得不但适用于唱歌,人生处处也能用。
她每天听广播,也聆听购买的光碟,不断充实自己;眼睛虽盲,却不坐享福利。她说,我能够工作养自己,福利应该让那些完全不能独立生活的朋友享有。
我为她丧失视力叹息,她却说比她悲惨的人多的是,她不但同情悲悯孤苦老弱,还感恩自己的拥有。
每次跟她见面,我就上了一课。
离开她时,我不再抱怨,脚步坚定的迈入琐屑的生活。

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

主妇

今天发愤大扫除。
其实大扫除也就是把楼上楼下的地抹过一遍,擦擦桌椅,洗洗厕所和洗澡间。但是对四体不勤的我来说,想到就已经有点要晕了。
为了要在最短的时间,用最少的力气,做最多事情,我先坐下来规划步骤。
先拿块干抹布把桌椅擦好,接下来扫地,扫完,就开始拖地了。前天我买了一个美国吸尘扫把,随便扫扫,就挺干净了。接下来,是抹地。
楼下由客厅,饭厅,往厨房抹。这样,厨房的油污(万一有的话)不会被带到客厅;楼上由电视房,往房间抹,最后抵达洗澡间,把脏水倒掉,就可以刷洗澡盆,洗脸盆,马桶,最后把地上瓷砖擦洗一遍就大功告成了。
很少出汗的我,这么一擦一洗一抹,马上汗如雨下。平常自夸体力不错,现在气喘吁吁,只好认老。不过看到家里干干净净,而且是自己亲手完成的,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我偶尔做做,对自己就非常“佩服”,那些每天都在家里忙上忙下的家庭主妇,却没有人肯定。曾经有过一阵子,妇女运动先锋要为主妇争取薪水,可是最后不了了之。我觉得这议题绝对不能搁置,主妇们太辛苦,太伟大了,洗衣,煮饭,洗地,擦桌,伺候公婆,照顾丈夫孩子,他们的成绩一定要被肯定,他们的功劳,一定要被酬报。

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

动全身

从下午起,我就陆陆续续接到四方八面的朋友给我传来的短讯,内容大同小异,都是提醒我日本核子厂爆炸,辐射外泄,要我尽量避免外出,也要记得带伞,因为淋到带有辐射的酸雨可不好玩。
朋友们善意的提醒,我也转发给我的孩子。他们居住在海峡两岸,距离日本更近,我也担心他们的安全。马来西亚虽然远,不过风也一样可以飘散,水,也一样可以载送,我们也一样置身在不安全的环境中。
古人说,牵一发而动全身,今天地球村的世界,好的一方面来看,四海之内皆兄弟;但是一有风吹草动,大家也得有难同当。所以对任何世界上的大事小事,我们不能置之度外;更不用说我们的家事,和国事了。
报上的新闻每天更新日本受灾的面积和死难人民的数目,看了让人真的好伤心。生命无常,我们对芝麻绿豆小事不要再斤斤计较;对周围要及时付出爱心和关心,让自己活得开心有意义。希望灾难到此为止,希望上天垂怜,让我们地球村平平安安生活下去。

2011年3月13日星期日

天下无难事

说起来,我是挺幸运的。有了工作以后,家里就请了印尼工人帮忙。平日里除了煮饭烧菜是自己亲自上阵,其他的洗衣打扫,我就豁免了。换句话说,在过去的日子里,我只用脑力,很少用劳力。
不过上苍是很公平的,我觉得劳心很辛苦,他要我知道劳力的滋味也一样。
我家的kakak在我们家工作了六年,好像是我们家的成员一样.她对我很尊敬.过去几年,她由两年一次回家,到一年一次回家.虽然一回一个月,我得里外兼顾,但是我觉得让她享天伦之乐是应该的.每次她走,我们家的孩子都要给她买礼物,我们也大包小包的给她家人带点东西,行李超重是一定的,超重费我也为她负担.
上个月她又回去了,她还是像以往一样拥抱我.看起来好像依依不舍.我笑着对她说."打扮的好像明星,回家路上可要小心."她哈哈笑,丈夫开车送她去机场.结果昨天应该是她的归期,她音讯全无.我家对面的工人告诉我,她说她不会回来了.
不回来,其实没关系.天下无不散之宴席.她要是为难,只要说出来,她也知道我们不会勉强她.但是她没这么做,她选择了隐瞒和欺骗,让我觉得很难过.我给她办好工作准证,买好来回机票,一心等她回来,现在要去注销准证,要再找人,都很麻烦.朋友说,我不该把薪水全给她,还说我把她宠坏了,她才会这么对我.其实做人只是将心比心,只是希望你好我也好,既然她有别的规划,我就尊重她.毕竟过去六年,她也帮了我很多.我应该感谢她,感谢之余,为她祈祷,希望她的日子过得更好.
这几个星期,我每天洗衣煮饭打扫房子,觉得体力也还可以负担.尤其有时用脑辛苦,做些家务反而让脑袋休息是一个很好的调剂.
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是不是一直持续下去,不过我相信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.只要我愿意接受挑战(事实上,我一早已经去买了各种刷子,海绵,拖把,清洁剂,准备大显身手)我相信我会乐在其中,而我的家在我亲力亲为之下,一定更舒适美好.

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

地震

过年前两天的一个下午,我和丈夫在台北搭计程车要回妈妈家。计程车停在红绿灯前面时,司机回过头来问我们:“是不是地震呀,车子好像在摇!”丈夫对地震不敏感,马上就说“是你的引擎啦!”司机没说什么,绿灯一亮,车继续前行。
回到家,才进门,妈妈看着电视对我们说,“花莲五级地震呢!不过我们这里只有二级。”我对丈夫说:”那司机真厉害,小地震都感觉得到呢。“
小地震,时间短,震动弱,要是在平地,并不觉得可怕;可是超过四级的地震,在要是在高楼上,那就觉得很恐怖了。我经历过五级的地震,那时孩子还小,晚上都在睡觉,忽然间天摇地动,黑暗中,我拖着一个,抱着一个,往院子里跑。短短的路好像跑不到,到了院子,震动停了。两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孩子,望着我说”为什么要跑出来。“我告诉他们发生地震了,他们不知道地震是什么。跟他们解释,老大居然嘟着嘴说”骗人,地哪里会摇?“然后气冲冲的回去继续睡觉。
马来西亚的人民真是幸运,不知地震为何物。地震时的恐慌,真是难以形容。五级地震和七,八级的地震比起来真是小儿科。想想前年的汶川,最近的纽西兰和昨天的日本大地震,我替当地的人民难过,而光是想象那情景,我就心惶惶,脚软软。
地震的威力太大了,只要几分钟,高楼大厦灰飞烟灭,人在大自然前面,其实何其脆弱。几个月来的天灾人祸,让我们真担心人类的文明毁于一旦,担心之余,只有祈祷上苍宽宥人类犯下的罪过,不要再给我们承担不了的灾祸。
人啊人,愿我们以卑微的心面对宇宙,以爱心抚慰地球,共同祈祷灾难远去,和平安乐。

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

鞠躬尽瘁


我想我应该是快绝种的旧时代的女性吧。
这话怎么说呢?
认识我的人知道当年我在大学里研究的是女性主义,这些年来演讲谈来谈去的也是妇女运动,但是主义也好,运动也罢,在家里我还是竭我所能的照顾我的丈夫,希望他每一天都过得快快活活。
佣人不在,我会为他端茶送水,煮他爱吃的食物;早上我会先一步起床,把报纸从花园里拾进来,摆在他的早餐桌上,当然我也不会忘记给他准备他爱喜欢的生熟蛋。这当然不是跟妇运唱反调,跟自己过不去,而是当年我选择了与他厮守,就要好好疼惜他。
为了他喜欢的音乐,我跟学生学习从网上下载他爱听的歌。再一首一首的收进随身碟,让他开车时可以聆听,即使碰到塞车,也能心平气和,随歌声飞扬。把随身碟给他,他笑眯眯的收下。我向对孩子说话一般,故意说:“你忘记说谢谢了。”他回我一句“老夫老妻了,心领就够了。”
哈哈,他说的真轻松呀。我也拿他没辙。
有关他的事情,我可以忘记时间,推掉工作,尽量做到尽善尽美;可是对自己,却就懒了。吃,一片面包就解决;音乐,没有,自己就干哼吧。想想,为他鞠躬尽瘁几十年,嘴里免不了要嘟哝,不过真要我不干,又做不出。
夫妻就是这样吧,也唯有这样才能牵手前行,快乐相依。

2011年3月10日星期四

郑小强出场

2010年,对我来说,最大的收获是在友彬的鼓励下,完成了我的第一本儿童小说《风云人物郑小强》。写这本书,心情很好,几乎都是笑着写的,因为郑小强活泼调皮,想到他捣蛋的样子,我就开心起来。
因为郑小强的出现,我的读者有了小朋友。而我是最喜欢小孩的。当小读者跑过来跟我谈郑小强,问我"郑小强后来怎么了?“或是还会不会写郑小强的故事的时候,我的心里就在想,我还要再以郑小强当主角写小说。
去年年底我家办喜事,为了让儿子媳妇有个难忘的婚礼,丈夫和我花了很多精神气力在筹划。不过,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我也没有忘记郑小强,我每天尽可能的写一些,一方面让自己的笔不停,另一方面是给自己紧张的心情一个松弛的管道。郑小强让我轻松快乐。
今年一月一日,我写完了第二本。放下笔,感觉这是新年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。
今天出版社告诉我要设计书的封面了,想到郑小强又要出场,好高兴!谢谢跟我并肩作战的编辑蕙颖和智慧,也谢谢友彬给我意见。希望很快的将来,郑小强可以给小朋友带来阅读的乐趣。

2011年3月7日星期一

珍惜

在过去16年(对了,一点也没有夸张,)的每一个妇女节我都会在槟城和姐妹们一起度过。和我并肩的从最早的碧芳,到慢慢加入的潘芳兰医生,谢丽华校长(几年前她成了慈济人,到台湾去推行大爱,讲到这里很想念她)和一些临时客串的本地,外国姐妹讲师,我们几百个女性,就这么从早到晚谈呀,分享呀,吃呀,聊呀,真的就像一个大家庭的姐妹,感觉很亲密
姐妹营的主讲如我和碧芳,芳兰,十分长情;参加者虽然来来去去,有旧人也有新人,但是大伙儿从东南西北相聚,一整天在一块儿,讲起来也是美丽的缘分。

今年的嘉宾是台湾广播界名人朱卫茵,我闻名已久,第一次见面;另一位是我先生麻坡同乡也是广播音乐人,卓卉勤。她刚演完天天好天”,演技自然,说起话也字字珠玑,听来悦耳。


和姐妹们分享我对一些课题的看法,听他们的心声。又从同台演出的嘉宾学到不同领域的知识和经验之谈,过去这16个妇女节,我过得真丰盛。


而这位姐妹,16年前就和我结下美丽的缘分,我们都成长了,也都成熟了,我多么珍惜这聚会,这缘分!

2011年3月6日星期日

大餐

这几天过得真精彩,每天都有新奇特别的人事等着我。

到槟城演讲已经是常事了,但是还是有新鲜的东西可以发掘,新朋友可以认识。

今天一下飞机,朋友就兴冲冲地告诉我说,刚发现一个新餐厅,一定要带我去试试。

我们从机场坐了近一小时的飞机,到了丹戎武雅。同行的还有朱卫茵,台湾来的广播人,我们从暮色苍茫走到满天星斗。

终于看到了这家让人走进就不会后悔,绿意盎然,雅致温馨的花园餐厅。餐厅的每一个角落,都看得到主人的用心,也不停的听到赞叹声,见到闪光灯,吃饭,好像变成是附带,欣赏美景,享受气氛才是重点

我们忘了饥肠辘辘,和朋友到处参观,当然,也到处拍照。等看饱了,侍者适时送上一杯鲜艳(对了,真是漂亮)的果汁,我们这才安安静静的开始享受老板为我们特别烹煮的佳肴。





我们吃的是西餐。先上前菜,鲜虾沙拉放在甜美的,丰厚的黄梨片上。滋味好,造型也不错。之后的主菜是小龙虾和烤鱼双拼,我也全吃完了。饭后咖啡配起司蛋糕,两样我都喜欢。看看表,十一点了。平常这个时间我已经要上床就寝了,现在居然还喜滋滋的在吃,哇,这个晚上过的太不一样了。


活到95岁去世的美国作家,舞者琼爱丽森劝告女性,好好的生活,她说:让我们怀着期待丰盛大餐的心情迎接每一天,而我在奉行她的劝告的同时,真的,也享用了大餐呢!

朱卫茵还说要回去在她的节目打广告。广告内容除了是餐馆的布置和菜肴,最重要的是接待。上至老板,下至每个员工,都笑眯眯的服务。她说,她太喜欢这里了。和气生财,一语不假。